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转轮除湿机_家用除湿机_除湿机哪个牌子好_除湿机价格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松京DH02 >

小时候爹请了个师傅来教

时间:2021-02-24 13:1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可是,这套剑法一施展开来,万年青似乎就乱了手脚,一连几个跄踉,他显然有些迎架不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可是,这套剑法一施展开来,万年青似乎就乱了手脚,一连几个跄踉,他显然有些迎架不住。观众更加如疯如狂了。再战片刻,万年青就更形仓皇,一个手脚稍慢,石榴花的剑已挑向他的手臂,只听到“嗤啦”一声,万年青的一段衣袖,已被石榴花刺破拉裂,万年青立刻纵出圈外,收了剑,他长揖到地,对石榴花说:“姑娘剑法确实不凡,万年青甘拜下风,二十两银子,立即付现!” 
  一个徒弟已立刻捧出了个盘子,上面放着两个十两重的银锭子,双手捧到石榴花的面前来。台下的看客们如疯如狂的鼓着掌,叫着好。石榴花挣足了面子,不禁洋洋得意了。毫不客气的收了银子,她用眼角瞟了万年青一眼,他站在台边上,微蹙着眉,瞪视着自己,一股嗒然若丧的表情。总算杀了你的锐气了!石榴花想着,忍不住抿着嘴微微一笑,随着这一笑,万年青的头就垂了下去,脸色更加萧索了。何必欺人过甚呢,石榴花倒有些不忍起来,当众败阵,原是任何一个英雄人物都受不了的呀!转身走下台来,石榴花微俯着头,那胜利的喜悦,已被万年青那种怆然之色赶走了不少。 
  才下了台,她就被一个人拦住了。 
  “石姑娘好剑法,容在下施个礼。” 
  那人冲着石榴花深深一揖,石榴花愣了一下,抬起头来,才看出是那个外号叫黑煞星的熊大爷。她有些不耐烦,站住了,她说:“怎的?”“姑娘这套剑法,岂止二十两银子,能看到这种剑法,就是百两银子也不虚呀!所以,在下特地叫人奉上五十两银子,算个见面礼吧!”黑煞星笑嘻嘻的说着,一面对身后的人使眼色,立即有个彪形大汉,拿着一个盛银子的袋子出来,递给石榴花。“笑话!”石榴花变了色。“我是上台去打擂台的,不是表演给你看的,拿什么赏银,你要给赏银,就给那搭台子的万家班吧!”“姑娘请赏个脸收下吧!”那黑煞星仍然笑嘻嘻的,眼光直射在石榴花的脸庞上。“无功不受禄!请爷让路吧!”石榴花冷冷的说,从黑煞星身边绕过去,自管自的走了。那黑煞星也不拦阻,只在她身后,若有所思的微笑着,目送她钻进人群里。 
  石榴花找着了哥哥们,石光祖却不见身影。石龙把斗篷递给了她,脸色沉重的说: 
  “爹叫你马上回去,他等着你有话说!” 
  石榴花犹疑的看了看哥哥们,石豹说: 
  “为了你那套连环剑,爹在大发脾气呢!” 
  “如果不用连环剑,难道……难道要我输吗?”石榴花噘着嘴说。“回去再说吧,好歹有我们哥哥们帮你挡着点儿,事情已经过去了,或者爹的气已消了也说不定。”石虎说。 
  石榴花咬着嘴唇,默然不语,把二十两银子交给哥哥们拿着,她低垂着头,跟着哥哥们走向住处去。到了住处,他们一块儿走进了房门,立刻看到石光祖脸色铁青的坐在椅子上。一看见石榴花,他的眼里就几乎冒出火来,大吼了一声,他叫着说:“榴花,你给我跪下!” 
  生平没有看到父亲发这样大的火,也生平没受过父亲一声大气儿,石榴花不禁吓软了。身不由己的,她在父亲面前跪了下来,委委屈屈,战战兢兢的叫了声: 
  “爹!”“叫你不许用连环剑,为什么要用连环剑?”石光祖怒喝着说。“爹,我总不能输呀!”石榴花说,觉得委屈,一阵热浪就冲进了眼睛里。“输?你这个不害臊的丫头,我白教了你这么多年武艺,你还以为你赢了吗?你还收人家银子吗?”石光祖的火气更大了。“你早就输了!”“输了?”石榴花呆住了。“怎么呢?” 
  石光祖还来不及回答,阿全进来禀道: 
  “老爷,外面有个人,自称是万家班的班主万之清万二爷求见。”石光祖面色苍白,垂头片刻,他沮丧的站起身来。 
  “榴花,你先起来吧!阿全,你请万二爷进来吧!” 
  阿全去了。万之清立即走了进来,石榴花兄妹都认得他,他就是那曾和万年青一起观看的黑须老者。大踏步的跨了进来,他手里拿着一个托盘,盘里,盛着一个有红丝绦子系着的金锁片儿。石榴花一眼认出这是自己脖子上系着的东西,不禁大吃一惊,再伸手一摸脖子,那上面已什么东西都没有,回忆自己曾觉项间一凉,原来锁片早就到了别人手中,有这等功夫,他若真是手下不留情,自己的脑袋早搬了家了。怪不得父亲说她早就输了!石榴花瞪着那锁片儿,身子就不由自主的连退了三步,让人家班主这样子把锁片还回来,这个人如何丢得起?这比干干脆脆的被打败还更难堪,何况当时自己还那样沾沾自喜盛气凌人!原来人家自始至终就在逗她玩,她简直成了父亲手下那只猴儿了!却还不知羞的把连环剑都亮了出来!她越想越羞,越想越愧,越想越气,越想越难堪,越想越不是滋味……偏偏这时,那万之清正对石光祖说:“在下此来,有两件事,一件事是奉还令媛的锁片,免得姑娘家穿戴之物,流落在外……” 
  石榴花再也听不下去底下的话,气愤羞愧之余,她已无地自容,大叫了一声,她跺跺脚,反身就对门口直冲了出去。石光祖在她身后喊:“榴花!你给我站住,你要到哪里去?” 
  但是,石榴花已如箭离弦,跑得无影无踪了。 
  “豹儿,你给我去把她追回来!”石光祖说。 
  石豹也迅速的追出去了。 
  这儿,石光祖和万之清面面相对,石龙早就接过了万之清手里的托盘。被石榴花这一闹,万之清那“第二件事”始终没有说出口,这时,两个班主相对而立,两人都深深的、深深的在打量着对方,好半天,谁都没说话。室内的空气无形的紧张了起来。石龙石虎两兄弟不明所以,也都垂手立在父亲两边。最后,还是石光祖先开了口,对着万之清,他拱了拱手,沉重的、缓缓的,一字一字的说: 
  “万二爷,你这次来的目的,我也完全明白,真人面前无法隐瞒,我石某人埋名了二十余年,终于在今天露了行藏。万二爷,想必你就是我那大哥万之澜的亲弟弟了?” 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