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转轮除湿机_家用除湿机_除湿机哪个牌子好_除湿机价格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家用抽湿机 >

那天我在面馆的厨房抱着丢丢的时候

时间:2021-02-14 15:4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你丫的别跟我鸡巴废话!我告诉你,陆一青割脉呢!割脉你知道不? 我终于持不着面碗,手好像突然没有了力气,面碗砰的一声碎了,有虾在地上蹦跳着。她现在在哪? 在医院!我告诉你宋可,你丫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滚回来!否则,就别再管我叫大哥!阿木挂了电话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“你丫的别跟我鸡巴废话!我告诉你,陆一青割脉呢!割脉你知道不?……” 
  我终于持不着面碗,手好像突然没有了力气,面碗“砰”的一声碎了,有虾在地上蹦跳着。“她——现在在哪?” 
  “在医院!我告诉你宋可,你丫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滚回来!否则,就别再管我叫大哥!”阿木挂了电话。 
 
  我看着丢丢,手机在我手里也哆嗦起来。丢丢伸出手抚住我的手,然后再轻轻地抱住我,然后突然一下子紧了紧抱着我的手。 
  “宋可。” 
  “笨丢。”我对她说,“对不起,丢丢。我现在必须回去,一青她——她自杀了。” 
  我不知道死亡是不是很可怕,为什么一个连死亡都可以面对的人却无法面对生活面对感情?那天我在面馆的厨房抱着丢丢的时候,我心里真得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,什么样的滋味都有。 
  “丢丢,我欠你一碗面条。” 
  88. 
 
  我想你们大家看到这里已经猜到了,我回到了一青身边。我不得不回去,我没有办法做到置之不理,我对她还有爱,哪怕只是一点点,那也是我对她的爱。而当躺在病床上手腕处绑着厚厚一层纱布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的一青,轻轻地把她的手从我的手中抽回去的时候,我连说句“对不起”都没有勇气,那三个字像是千万斤重锤敲打在万吨钢板上所撞击出来的那种声音,沉重,过后便是无力。 
 
  那天回到N城后,阿木就在医院门口狠狠地给了我一拳。我没有闪,那一拳打在我的左肩上,很痛很痛。然后他什么都没说地离开了,甚至都没有告诉我一青在哪个病房。我一直看着他走,我看见他用手背擦脸。我想他是在流泪,我想,他一定对我很失望。我还记得一青生日那晚,他走时抱着我在我耳边说的话:“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,你记住,我们是永远的兄弟!”,可是我知道,这句承诺把我们打得都遍体鳞伤。我看着他的背影,哭了。 
 
  在护士处得知,一青是在昨天晚上被送到医院的,也就是我和丢丢睡在窗正对着教堂十字架的房间的那个晚上。我趴在一青的床前,流泪。一青不看我,侧着头,流泪。我们流了好多泪,连空气都变湿了。 
  “你是和她在一起的,是吗?” 
  我点点头。“不要点头,我要你说话。” 
  “嗯。我是和她在一起。” 
  “你很想和她在一起的,是吗?” 
 
  “嗯。我很想和她在一起。” 
  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?!”一青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把目光转了过来,狠狠地盯着我,她的声音一下子就尖锐起来。像是锯划过锯的声音,锐利得要撕破耳膜。 
 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就没有说不,为什么要承认我心里想的。在那个时候我应该安慰一青,应该尽可能的否认我对丢丢的感情,我应该赶紧弥补对一青造成的伤害,可是我却在一青的问话下无力且认真地回答着。 
  “我必须回来。因为我爱你!” 
  “你混蛋!你爱我?你凭什么爱我?你有什么资格说爱我?”一青激动了起来,挂着盐水的手向前挥舞着。我赶紧按住她。 
  “不要这样,一青。不要这样。我们都冷静一些好不好?” 
  我看着一青的眼睛,我看到了她眼底的愤恨、忧伤,与无尽的悲哀。我抱住她,鼻子酸楚的厉害。一青在我的怀里颤抖着,颤抖着……然后,我听见她断断续续地哼起了歌,我的泪就再也止不住地往下落,一串串地落在床上,很快就湿透一片。 
  午夜的城市很悲哀 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